[翻译][Sherlock2010/福华+大姐出场/微NC17]家族会面 ByKate Lear[姐姐V5!更新完毕]
kiy900

标题:家族会面[Metting the family]

作者:Kate Lear

译者:暗(kiy900

分级:NC-17 (只有结尾的一点。)

CPSherlock/John

原文地址:http://kate-lear.livejournal.com/6776.html

原文词数:约2700

译文字数:约5000

梗概:姐姐单刀会弟夫XD!这对的情人关系已确立。

作者注:感谢 mistyzeo innie_darling帮忙校对原文。各种人物走形、语法错误、断句失误那都是我的错。这是我第二篇BBC相关的文,所以任何的批评建议都欢迎!

译者注:我喜欢这种护弟的大姐……于是兴冲冲地翻出来了=w=

如有翻译上的错误、欢迎批评指正……!

授权书:

Hi

Oh my goodness, what a lovely message to get! I'm very flattered that you liked my fic enough to want to translate it, and the answer is yes, of course that's fine!

Wow.

*blushes*

I'm going to have a big silly grin for the rest of the evening, I just know it...

Thanks again!

Kate

 

 

当夏洛克收到短信(下午两点。国家画廊对面的露天咖啡座。一个人来。别告诉*任何人*。否则见面的约定作废。)时,他的第一反应是照办。毕竟,那是个公共场所,所以不会和危险扯上什么关系。于是他穿上大衣,搪塞过约翰关于他要去哪的问题,然后出门。

 

等他到达特拉法加广场,他便马上走向那家咖啡座;那不过是个小地方,几张摆在户外的桌子边到处坐着游客和情侣。

 

只有一张除外。

 

一张在角落的桌子处,有位女子独自坐着喝咖啡,一副墨镜隐藏了她的双眼。尽管如此,夏洛克却能感觉到她的视线锁定在自己身上,而当他走近一看,他便知道她是谁了。

 

他该想到的,真的。

 

“哈莉 华生。”比起疑问这更像是陈述。这位女子有着与约翰一样的鼻子,一样坚毅的下巴,还有几乎一样的下颌线条——女性的脸蛋使那线条变得柔软。

 

“夏洛克 福尔摩斯。从约翰博客上的图认出你了。”哈莉脱下她的墨镜,迅速地扫视他一眼,就好像他是一部她想买的汽车。“不得不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高。你肯定比他高多了。”

 

“是的。”她轻松亲昵的神态令他有几分措不及防。

 

“虽然,我觉得你躺下来之后和他都是一样高的。”还没来得及为她的言辞感到震惊,她便滴溜着眼珠用脚推开旁边的座椅。“为什么不先坐下呢你。我又不会吃人。也许我该先为自己的幽默感道个歉,约翰老是叫我说话别那么冲。”

 

“那么,是他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将他的私生活如此毫无保留地说出来大大冒犯了他的隐私,但要是猜不出为什么会有这次秘而不宣剑拔弩张的会面他可就是个傻瓜了。

 

“告诉我?没有,不过我照样能看出你们是一对。”她朝他神秘地一笑,掏出一包特醇万宝路。她点燃了一根,然后将烟盒和打火机推向他。夏洛克抽出一根。等他回到公寓以后约翰会闻到(还有尝到,他在心里低声说)他身上的烟味,但这看来会是一次难熬的会面,而他又不认为自己能毫不装模作样地拒绝。

 

他吸了一口,将烟气缓缓吹离他们的桌子,陶醉在香烟所带来的猛烈冲击。尼古丁贴片可比不上这个。

 

“顺说,我给你叫了杯咖啡。”她指了指桌上第二杯咖啡,“放心,没毒。”

 

“如果约翰没告诉你,”他开始说道,撕开糖包试图假装他没有——一点也没有——思考过咖啡被下了什么的可能性,“那你怎么——”

 

“听我说,”哈莉打断他的话,他不习惯被人打断,惊讶于这偏离了他原本的设想,“我知道你们俩在一起,而且我想见见你。最好是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不带上约翰。你我都清楚他可是会不声不响地急得要死,只为了让我们两个和平共处。”

 

最后的几个字是用嘲讽的语气说出来的,夏洛克眯起眼。“我想,你来是想问我对你弟弟有什么企图。是要威胁我如果令你弟弟伤心就追杀我到天涯海角吗?还是要叫我不要每五分钟就令他陷入危险之中吗?”

 

出乎意料的是,她向他露出微笑,而夏洛克在看见约翰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出现在另一张脸上时便瞬间缴械投降。“天哪,不是的,他是为那而生的——你以为他为什么要参军?关于生死的讨论我们早就结束了。相信我,你不会想要在他向家里人宣布他报名参了军那天到我家看看的。”

 

她迅速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展开微笑。“不管怎样,你的*企图*,你对他所抱有的企图,最好该死的给我放认真。因为我可以告诉你他的心绝对是在你身上。

 

“但你怎么知道他——”

 

“要是你害他伤心……要是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什么游戏或是实验……我会让你的生活变成人间炼狱,相信我。哦,我是不像你有在政府做事的靠山朋友,你这公学小屁孩(夏洛克短暂地分神思考麦克罗夫特是不是已经和她搭过线了),但是相信我——只要我还可以……我会竭尽所能……我定会让你痛不欲生。”

 

夏洛克认为自职业生涯到私人约会中他所收到的无数次威胁恐吓中,这是最成功的一次。但通常那都是歇斯底里的,并附送东西乱扔的咒骂,而他都是以自作孽不可活的轻蔑态度应对(特别是在约翰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看他如何反应的时候更是这样)。这一次不同。首先,哈莉听起来并不歇斯底里,或者是失控。如果她是的话那就好解决了。她听起来很冷静,一边掸掉烟灰,而且棕色的双眼与他对视时流露出的只有直率诚恳的眼神。

 

棕色的眼睛,但约翰的是蓝色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至少有一个——

 

他花了好些力气才将思绪扯回来。

 

“明白了。”他平静地说,没有告诉她如果他伤害了约翰,那也不用她劳神让他痛不欲生,因为他自己便完全不会放过自己,万分感谢。

 

“要是他气得跳脚,你会知道的。”她温柔地对他说,但嘴巴一下古怪的抽动告诉了他哈莉正在回忆过去姐弟之间的争执。他心里涌现出各种记忆--约翰怒斥他不规律的用餐习惯,责骂他为什么没办法一天至少睡够六个小时(“只要你多做一点该死的运动你就能睡得更久,你这懒虫!”“是这样的吗?过来,医生,我有了个好主意……”),然后他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是的,我知道。他是个非常坦率的人。”他真不敢相信他在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说起他们关系中的细节,但她是如此强硬,就像她的弟弟。

 

她再次耸了耸肩。“他在乎别人。一向如此。老实说我觉得他很难不闻不问。”

 

更多的回忆涌现……约翰听到一个孩子在转述莫里亚蒂疯狂的倒数时的表情……当夏洛克试图强迫他冷静有逻辑、不带杂念地进行思考时因愤恨而扭曲的脸(反应过激歇斯底里何曾解决过问题?),而最后约翰的语气听起来变得冷漠。但夏洛克说出口的却是:“是的,我见识过了。”

 

“不管怎样,你要知道的是,当他真的为某些东西伤心苦恼的时候--一旦你真的伤害到了他--他决不会表现出来。”

 

夏洛克皱起了眉。这项关于约翰的新信息和他自己所观察到的不符。“你确定?”

 

哈莉用力地点头,边吐出一团烟雾。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迅速勾出一个哀伤的微笑,“他连一次都没有说过我酗酒的毛病。信我,如果你真的伤害了他,等你知道时已经太迟了。所以你要好好看着他。”

 

“我会的,”夏洛克在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就许下了承诺,对女子感到一股愤怒--有着如此光辉灿烂的家庭纠葛史却还坐在这审问他的私生活。

 

“听着,如果他没有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一切的?你顾了什么人监视我们吗?”

 

哈莉怒瞪他,毫无疑问被他那独断的语气惹得恼火。“我不需要花钱顾什么人去监视你们俩。我可能不是个‘独立咨询侦探’(最近一次夏洛克听到别人用这种干巴巴的讽刺腔调念出他职称的是多诺万),但我他姐姐。当我的弟弟,有生以来第一次,没有跟我谈起他感兴趣的某个女孩,开始在博客上大谈特谈他搬过去一起住的家伙。而且还会在我问他你是不是除了和他分同一个公寓还和他分同一张床的时候尴尬……好吧,不需要是个天才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夏洛克想,是真的。“所以你是要他和我分手?如果发展得不妙?”

 

“冲动地勒令他和你分手?天哪,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哈莉微微有些厌恶地看他,“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但我是他唯一的亲人(这点夏洛克已经猜到了,因为约翰完全没有提及过自己的父母,但是亲耳听到别人说出来依然让他一震),而且,不管他是怎么考虑的,我都讨厌看到他伤心难过。如果他知道我不喜欢你,他难过的。你要知道他喜欢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

 

哈莉是对的——等她一说完,夏洛克心里便适时地浮现出数不清的片段——约翰不停地为他的无礼惹出的麻烦进行调解(有时他并不是故意的)、约翰在哈德逊太太发现墙上的弹坑之后的好言安慰、在他和雷斯垂德争执不休时插进来当和事佬、约翰为了茉莉急忙反讽夏洛克关于她新男友是GAY的结论(“这又不代表什么——也往头上抹东西呀。”“这就对了。”他差点就这么说出来了,但在那之前意识到暴露出他的前军人男友绝对会惹约翰大怒,于是他悬崖勒马。)。

 

哈莉再次审视他,夏洛克震惊地觉察到,她带着的是一种直白的估量的神情。以前从未有人像这样看向他。麦克罗夫特看他的时候带着的是兄长无奈放弃的表情,苏格兰场的人看他的时候带上的是富有敌意的表情(虽然在雷斯垂德负责的案子里他开始得到了一丝勉强的尊敬),而约翰……约翰看着他的时候的表情是高兴的、生气的、赞赏的,而且最近,是充满欲望的。但以前从未有人给过哈莉投射向他那种疑虑的表情,他认得出那是他通常留给犯罪现场里苏格兰场特不靠谱法医小分队的表情。嗯哼,要是给我选肯定不会选你们的,那表情这样述说着,但看来你们是唯一的选择了,所以我想我们只好全力以赴了,是吧?

 

他被这样的表情震得都忘记了生气,哈莉继续说。“我想要喜欢你这个人,夏洛克,我是说真的。这是为了约翰。所以别他妈让我们在他面前搞砸了。

 

这又是一震——从来没有人向他宣布他们想要去喜欢他。人们不是对他礼遇万分,就是对他疑神疑鬼、或者是讨厌或者或者,在个别案例中,用令人惊讶的愉快态度对待他。没有人告诉过他他们完全准备好想要对他作出好的评价,只是他必须先要好好努力才行。

 

“他是个好人,你很走运,夏洛克 福尔摩斯。”她轻轻地说。

 

回答只有唯一的一个,确实无疑,而他说了出口。“我知道。”

 

哈莉站起身,然后将椅子推回桌边。“好了,我想我要说的就是那么多了。下午我会给约翰发条短信约他今天晚上出来吃饭。我想他会请我明天上去公寓转转,看一看他住的地方,并把我介绍给你。等你明天正式认识我的时候,记得要装得惊讶一点。”

 

说完这一番告别之辞,她便走了。

 

夏洛克多坐了一会儿,他在脑海中将全部对话都重温了一遍。他一生从未试过求职面试,但他想那感觉肯定就是这样。而且令他不安的是,他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是最被看好的候选人。

 

最后,他也离开了,而且由于这是个愉快的午后,他选择了走路回家,还一时兴起在路边的小店里买了牛奶。等他重新踏入公寓时还得意洋洋地朝约翰炫耀了一番,只为博得他一阵轻笑。

 

三小时之后,哈莉给她的弟弟发了短信,夏洛克小心翼翼地向约翰指出两个不同的证据以支撑他关于发信人的推论(并竭力忍住加上一句“哦对了,她还说她会继续保持联系。”)。

 

夜里晚些时候,约翰从晚宴回来,满脸通红情绪高涨,因为家人团聚让他高兴而且他喝太多红酒了(“你去吃意大利菜了,真是没新意。”“你怎么……哦,算了……”)。夏洛克伏在约翰双腿之间,缓慢地舔弄他并用手指不断地开发他的身体,直到约翰变得敏感开始颤抖,双手紧紧抓住床缘。夏洛克从约翰的身上滑起来,用温柔的动作一次进入了他的身体,低下头在约翰的耳边呢喃。

 

“我爱你。”

 

这不是夏洛克第一次说这句话,但对约翰来说这依然新奇让他睁大蓝色的眼睛,抓紧夏洛克的上臂抬头瞪向他。虽然,那也许不过只是他的身体最初对夏洛克温柔却固执的推进所作出的抵抗反应。这同样,对于两个人而言是相当新奇的,特别是对约翰,尽管夏洛克的经验已足够丰富到他相信一开始就能让约翰体验到个中的快乐。

 

再晚些时候,待到约翰的眼皮颤巍巍地合上,呼吸变成破碎的喘息,离到达高潮还有约半分钟——也许更短些——夏洛克用嘶哑的声音再次重复道。

 

“我爱你。”

 

他怀疑约翰会不会记得他所说的话,甚至怀疑约翰到底有没有听见(虽然他有可能是错的,约翰对重要细节的注意力经常出乎他的意料)。不过约翰现在除了被阴茎刺激前列腺以及被夏洛克用手紧紧地包围抚弄(约翰在过去的五分钟里一直绝望地想要用手碰触自己,夏洛克只好一直推开他的手直到他握住了约翰的阴茎)所产生的快感之外,什么都再也无法注意。但不管怎样夏洛克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口,然后贪婪地凝视着——直至三十秒之后——约翰的肌肉绷紧,然后射出来溅上了肚皮,呻吟呼唤着夏洛克的名字和一堆渎神的话语。

 

事后,当约翰犯着困舒服地躺在他的臂弯里时,夏洛克吻着他的发再次说出那句话。这一次足以令约翰一阵轻颤,抬起头。

 

“天哪你今天是怎么了?”他问,竭力不让自己打哈欠,“没发生什么事吧?你是有什么想道歉认错的嘛?虽然我都不敢想象,能让觉得墙上的弹坑和冰箱里该死的人头没有问题的你认错的事,该有多劲爆……”

 

夏洛克摇头,微笑起来,约翰垂下头压在他的肩膀上。夏洛克躺了一会儿,盯着天花板,一边望着顶上随着街道上车灯驶过而不断跳跃闪动的影子,一边听着身边的人呼吸逐渐放缓、变深。

 

~~~

 

第二天,当然的,哈莉上了他们的公寓。夏洛克确保约翰看见自己逐一看过她的手、鞋子还有指甲,这样他抛出昨天就已经通过演绎法得出的结论就不会受到怀疑了。哈莉说了一些不那么令人信服的“认识你真高兴呀”之类的场面话,夏洛克肯定约翰觉得有哪不对劲了——他又不笨——直到哈莉看到了墙上用弹坑描出的大笑脸,把她吓了一跳,这才让表现变得逼真多了,于是约翰放松了下来。

 

他是个好人……你很走运。

 

多少感到有点局促,夏洛克送上了茶,并趁着约翰领哈莉逛楼上他那间慢慢变得名存实亡的卧室,慎重地将微波炉里的眼珠子拿了出来临时藏到碗橱顶上。两天之后约翰才会发现这件事,并会吓到大叫引得夏洛克冲进厨房(完全让他以为约翰把一整壶热水淋到自己身上了)。但,此时此刻,他认为这值得。


FIN。

[翻译][Sherlock2010/福华/NC-17]Oh, But You're An Explosion
kiy900

 

标题:Oh, But You're An Explosion

分级:NC-17

作者:mardia

原文地址:http://mardia.livejournal.com/235864.html

原文词数:约3000

译文字数:约5300

CP: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

梗概:“让约翰困惑不已的是夏洛克的表情——那副表情约翰私底下叫作“观察用表情”,但夏洛克已经好久没用那副表情研究他了。”为Kink Bingo challenge的“粗野的性爱”主题而写。

弃权声明:没有东西是属于我的,要怪都要怪 green_postit(她知道是为什么,不解释)。标题源自歌曲“I Bet You Look Good On The Dancefloor” by the Arctic Monkeys。

译者:俺饥渴了,然后俺看见了一篇肉!


授权:
Sure thing, just please send me a link so I know where it's archived.

Take care,
Mardia

*

“午安,夏洛克。”约翰一边走进房间关上背后的门,一边愉快地说道。

夏洛克从长沙发的扶手上抬起头看他。“射击场如何?”

“你怎么——算了,别在意,”约翰改口,耸着肩脱下外套,“对,下午我和多诺万还有雷斯垂德去射击场了,很棒,多谢关心。”夏洛克还是在看着他,双眼明亮眼神专注,约翰眨眼避开他的目光,即使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夏洛克式做法,他还是觉得有点窘。

夏洛克再次扫视他一遍,鄙视地说:“你喝酒的品味真该提高。你大口喝的都是垃圾,真的。

约翰张口想问夏洛克究竟是怎么知道他们离开射击场之后的酒吧之游,但及时闭了嘴。“我衣服有烟味?”

夏洛克把头靠回长沙发上,没再麻烦地抬头。“从其他地方看出来的。”他说道,语气轻蔑。

“我喝酒的品味还不错,多谢关心。”约翰向他确保,嘀溜着眼珠走向他的的手提电脑。尽管他的房间在技术层面来说是在楼上,但不知怎的,他有很多东西却都不知不觉地堆在了这房间里。最近他决定不管了,跑到楼下去更博,或者看看医科杂志甚至是看看电视都跑下来。

他抓起桌上的医科杂志,然后坐到扶手椅上,而由于他太过习惯夏洛克观察他,观察所有事物,以致于根本没留意到夏洛克明亮的目光在他脸上徘徊的时间超出了正常标准。

*

最近约翰和莎莉 多诺万处得还不错,她尽力忍住不管夏洛克叫反社会分子什么的,而他也努力绝口不问她是怎么了才可能会看上安德森那个讨厌鬼。

这套方法对所有和夏洛克扯上关系的人都相当管用。

“那家伙最近怎样?”当约翰坐进角落处的一张桌子时,她欢快地问道。

当然,这一点也不代表她其实喜欢夏洛克。

“挺好的,”约翰说道,没觉得有什么,“嗯——比平时要静一点。”

“哦?”莎莉说,边往咖啡里倒了袋糖,搅拌着。“肯定是在计划怎样统治全球了,是吧?

“拜托,”约翰笑她,“夏洛克才不会想统治世界呢;那就意味着他要和——”在说出麦克罗夫的名字之前他打住了,怪怪地改口,“——人类打交道。”

“唔,你说得是,”莎莉附和道,抿了口咖啡。“但我还是敢打赌他肯定是在计划着些什么。他就是那种人。”

“好吧,那我希望你是错的,”约翰不假思索说道,“因为要真是那样肯定跟我有关系。他一直在盯着我看来看去的——”莎莉听到这里时挑眉,约翰不耐烦地说,“哦,别开始念叨,他不像是要计划要怎么杀掉我还是怎样——”

“我的推断很合理,”她反驳道,“就我们正在讲的那家伙而言。”约翰的表情变得不耐烦起来,她滴溜着眼珠,“好吧,如果他不是在计划杀你,那我就猜他……”她的声音渐弱,若有所思,不再继续言语。

“然后?”约翰等了一会儿,催她说下去,“他怎么?”

“什么事也没有,”莎莉突然说,不停摇头,“我大概是想错了,或者至少我希望是错的,听我说,你最好也希望我是错的。”

“好吧,谢谢你了,神棍女士。”约翰恼怒地说,因为他的生气,莎莉在剩下的午餐时间里再也没说什么了。

*

约翰过了好几天才搞明白莎莉想说的是什么。

当时他正在更着博客,准备贴上一宗案子的详情——巧妙地隐瞒了他们追击凶手是犯了点法的小动作——半途中他抬眼看见夏洛克笔直地板着身子坐在长沙发上,直直地盯着他看。

约翰惊讶地眨眼。“夏洛克?哪里不对头吗?”

让约翰困惑不已的是夏洛克的表情——那副表情约翰私底下叫作“观察用表情”,但夏洛克已经好久没用那副表情研究他了。毕竟,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多,多得让夏洛克已经几乎对约翰无所不知了。

“没,”夏洛克最终说道,从长沙发上爬起来,“我就是想试一下。”他边说边走近约翰坐着的扶手椅。

“噢?”约翰好奇地问道,“又是一项实验吗?如果那是和微波炉里的眼珠子有关的话那我就——”

他的话突然断掉了,夏洛克倾下身子,笨拙地将嘴压上约翰的,他的嘴巴凉凉的,一动不动。约翰惊得瞪大双眼,在夏洛克将一只冰凉的手压上他的脸颊时张开鼻翼。这个吻如此具有试探性,让约翰的胃好像有什么爆炸胀开,伴随着一股圆满感和更深的惊喜——

——但然后夏洛克退开,表情不见了。约翰的嘴还维持着接吻的姿势,好久才重新有反应。“那还真是……没料到。”最后他憋出一句话。

夏洛克脸色一变,往后一退,边站好边语气生硬地说:“抱歉——”要不是约翰已经不知所措了,呃,他愿为夏洛克所道歉的事情,付出任何代价。“我以为你会——”

“嘿,不是的,”约翰飞快地说,想要抹去夏洛克脸上那副表情,“——听我说,我没说我介意——”然后就这样,夏洛克整张脸都明亮起来,开口,现在他可是得意非凡。“我就知道你不会反对。”

好吧,约翰是想反驳他这句,比如跟他说噢你知道个鬼或者搞什么,你一直都在计划这种事还是什么别的?要不是夏洛克压回来再吻约翰,他的嘴巴可就有得忙了。

约翰期待那会像第一个吻那样,会是充满试探性的犹豫,温柔的吻,好让约翰最后可以抽身,他们就可以好好地讨论这件事,然后约翰就可以搞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突然有牙齿轻扯着夏洛克的下唇,尖利地压进约翰的皮肤,而约翰急促的喘息都全数落入了夏洛克的嘴里。

现在已不再是试探了,他的脸被捧在夏洛克的手心里,冰凉凉的手压在他热得发红的脸上,为什么会脸红,为什么会突如其来如此燥热,血液不停歇地冲上他的脸,因为他的头向后靠去任由夏洛克——掠夺他的嘴唇——

约翰的喉咙逸出一声呻吟,而这只令夏洛克吻他吻得更深更用力,将他压进椅背,约翰抽出一只手抓住了夏洛克的发,指下他的卷发触感柔软。

他花了好一阵子才发觉夏洛克正压在他唇上咕哝,“起来,起来——”而约翰,迷迷糊糊什么也不问,就由着夏洛克将他拖出椅子放倒在地板上,夏洛克马上俯在他上面压下去,约翰能感觉得到他坚硬地抵在自己的大腿上。约翰想也没想,猛地抬臀向上一蹭,然后夏洛克竟咆哮出声往下压去。约翰震惊地意识到他们真的是在自家公寓的地板上发情,他真的是在吻夏洛克 福尓摩斯,他们真的是准备要——

他挣脱夏洛克的唇,喘息。“上帝——”

“不,是夏洛克,”夏洛克立刻无情地回答,约翰喘出一声无力的笑。当他发觉夏洛克在盯着他的嘴巴看的时候晕眩的感觉越来越严重。

“说好,”夏洛克说道,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约翰身上。

“对什么说好?”约翰问,声音沙哑。

“对我想要对你做的所有事情——约翰,说好。”夏洛克坚持着,而约翰从未听过夏洛克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从未见过夏洛克用这样的神情看任何事物,而现在这全都是因为约翰——

“好,”约翰说,差点就不知道自己准备要说什么,“——好,好的,随你——

他话甚至都没说完,夏洛克就已经动手了,他的嘴不断索求,双手急不可耐地拉扯约翰的衣服,几乎是用牙齿撕咬约翰的嘴唇,而约翰喘息,摇动着想要更多,想要夏洛克对他做的所有,他拉着夏洛克的发,用短短的指甲划过夏洛克的背。

夏洛克忽然向后一退,扯着约翰衬衫的下摆,似乎没有觉察那是带纽扣的,约翰伸手帮忙,夏洛克发出一声挫败的低吼,只是用力扯,扣子飞得到处都是,落到地板上发出脆响。约翰清楚自己应该是要抗议的,可是那,那真的是——

操,那是这么久以来他见到的最火辣的场景了。

约翰的手刚从衣袖中解放,夏洛克又扑了上去,将他钉在地板上然后吮吸他的脖颈,约翰开始有点怀疑这是种怪癖,这样下去肯定会淤青的——夏洛克咬到脉搏点上让他尖叫出声,抱怨道:“天哪,你这吸血鬼——”

“不是最难听的叫法,不过一样不准确。”夏洛克漫不经心地自约翰的脖颈处回答,然后再次咬了下去,正正咬在同一点上,约翰嘶声痛呼着,同时又向上压去寻求更多。

夏洛克的手现在四处游走,抓住他的手臂,掐他的乳尖,沿着肋骨留下约翰已经确定会保留上好几天的淤青印痕,夏洛克钝钝的指甲随着手往下来到约翰裤子皮带处一路刮过皮肤,手不耐烦地解开皮带将它抽了出来,然后顿住,那混蛋,低头盯着手里的皮制腰带。

“夏洛克?”约翰迷惑地催促他,成功地被挑起情欲,想要知道搞什么他居然停下来了,“你干嘛——”

夏洛克将注意力转回约翰身上,两眼发亮,在重新倾身给予他另一个啮咬般的亲吻前宣布道“下一次吧”,然后再度后退命令道:“现在转过身子然后把你的双手放在背后。”

约翰意识到夏洛克要做什么了,睁大眼睛。“你认真的?”

“相当认真,”夏洛克回答,“现在你是做还是不做?”

约翰应该是要说不要,你开玩笑吗?或者至少是你给我等下,但代替地,他大大地深呼吸一口,扭过身体,继续深呼吸着将第一只手放在背后,然后是另一只。

夏洛克的动作很快,迅速地用皮带缠紧他的手腕,约翰头昏眼花,喘息着思索,究竟他是怎么了才会到这种地步的?

“你还好?”夏洛克一结束动作就问——约翰的手已经动都不能动了,不过他的语气随便、傲慢,理所当然地认定约翰没事,他自己该死地肯定连半点错都没有。

“嗯,”约翰回答,“我还好。”

“我就知道,”夏洛克说道,陷入沉思,手自上而下沿着脊椎一路划过,让约翰全身颤抖,“给我抬高一点臀部,约翰。”

就如同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约翰乖乖地照夏洛克的话做了,抬高臀部。夏洛克灵巧的双手解开约翰的裤子,让约翰如意料中止也止不住地颤栗,然后他将裤子和内裤一并用力扯过臀部露出后穴,拉过了膝盖,拖过踝关节和脚脱了下来。

最后,约翰终于完全赤裸着身体了,他的阴茎坚硬、分泌着汁液,双手被缚在背后,再一次为自己的想法颤抖,他现在看起来肯定——

罐子被打开的声音响起,约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有一根滑溜溜的手指伸进去扩充他的后穴。约翰不假思索地喘息着向后迎合,发出呻吟,“我的天哪,你计划好的。”

“当然,”夏洛克轻蔑地说,他的手指继续抽插,不过动作相当粗暴,但约翰甚至连抱怨的想法也没有,只是迎合着要求更多。

约翰还不太准备好迎进第二根手指,但不知怎的却让情况好了些,手指在他内部搅动着使他展开,感觉好似灼烧,他的脸颊抵压在不太干净的地板上,大口断断续续地呼吸。夏洛克坚持不懈地扩充他的后穴直到约翰猛然向后迎合他的手指并催促他“动快些,可恶——”

“谢谢,我动多快随我意,”夏洛克回嘴,但他的声音泄露出了一丝愉快满足。几乎与他抽出手指同时,约翰听到了他裤子解开以及套子撕开的声响,然后夏洛克的手扣压进他的大腿将他的阴茎一冲而入,哦,哦——

约翰还没有充分准备好,而这的确感觉犹如烈焰烧灼,但那都没关系——在夏洛克掌控他的时候、在夏洛克的呼吸不稳的时候、在夏洛克粗大火热地填满他的内部的时候、在夏洛克的手紧紧抓住约翰紧到他觉得指印都烙刻进了骨里的时候,这都没关系。

“动,”约翰命令道,声音都失了常,“动,操,我不会坏掉——”

就这么一次,夏洛克听进了他的话,开始猛烈地推进。他的臀前推发出脆响,不带一丝犹豫,不再坚持要慢慢循序渐进,贪婪地索求将约翰往地板上压得更深,沉沉的重量将他制住,而同时约翰喘息战栗向后以得到更多,得到他所能承受的全部,几乎没发现夏洛克的阴茎撕裂开他时听到的低低的呻吟哭喊之声正是从他嘴中泄漏,而这让他哀求更多。

夏洛克现在开始说话了,语速飞快,粗鲁而淫秽,俯在约翰的耳边嘶声说道:“对,就是这样,过来,承受它,我知道你行,你要,不是吗——只要承受我给你的所有,求我给你更多,我清楚的,我了解你,快来,你只要快点承受——”

约翰照做了,他承受了每一次刺穿、每一次发出脆响的冲击、每一道夏洛克指甲刮过皮肤所留下的伤痕、每一次的深埋,任由身体和声音哀求夏洛克不要停下,永远也不要停下。

他硬得发痛的阴茎没有记过哪怕一次碰触便射了出来,约翰发出一声沙哑的哭喊,然后感觉到自己沉重地倒在地板上。夏洛了没有停下,他冲刺地越来越快直至自己射出来,低沉地哼叫出声双手紧抓约翰的臀部到疼痛的地步,瘫倒在约翰身上。

过了好一阵子约翰都没有试图将他推开,但最后那重量和手臂别扭的姿势逼他用肘轻推夏洛克,虚弱地小声抱怨:“你介不介意——”

“哦,对,”夏洛克咕哝道,然后退出约翰的身体,笨拙地摸索了好一阵子才解开皮带让约翰的手重获自由。约翰揉着自己的手腕,两个人都别扭地侧翻身体。

最后,他转身躺在地板上,瞥眼望向夏洛克,“现在那才真是没料到的。”

“那是对你而言,”夏洛克说,闭上双眼,“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有今天。”

“骗人,”约翰回嘴,夏洛克转过头,睁开眼睛挑眉,而约翰不得不承认,不,夏洛克很可能没在骗人。

“所以呢,”又隔了一阵子约翰说道,“接下来做什么?”

“去我睡房,”夏洛克回答,“等我们恢复过来,我要看看你还肯让我用这条皮带做什么。”约翰眨巴着眼睛低头望向夏洛克依然握着皮带的手,他的拇指正在轻抚皮革。

约翰口干了起来,但不是不妙的感觉,一点都不是。“好吧,”他粗声粗气地回答,“我可以试试看。”

*

结果约翰根本用不着担心要怎么告诉莎莉——等他一进咖啡馆她第一眼看见他,她就惊愕得甚为夸张地往自己脸上拍了一下。

“哦,天哪,”她哀叫道,“你还是陷进去和那家伙做过了。”

约翰没费工夫否认,滑坐进他的老位子上,痛得轻轻抽搐了那么一下——比这更不舒服的他已经受过了,“对啊,一而再再而三的。”他供认,莎莉又再摇头哀鸣。

“我该问你看看你是不是疯了,但这么说来你应该就没正常过才是。”她刻薄地说,而约翰一边滴溜着眼珠一边向女侍应招手。

“别大惊小怪的,”他跟她说,“没问题的。”实际上不止是没问题,但约翰绝对肯定莎莉不会有兴趣听细节,或是听听夏洛克使用短马鞭的其他方法。

莎莉张嘴望他,她一边说女侍应一边走过来,“这事儿已经怎么也劝不动你了,是吧?”

约翰懒得再试图隐藏自己的微笑。“是啊,大概没用了吧。”

“呃哦,”莎莉夸张地说,“好吧,一切由天意,华生医生,我奶奶准会这么说的。”

约翰微笑着告诉女侍应他要点的单,并没有大声说出对,我想我也会由着夏洛克,谢谢,他这么想着,而这足以让他继续走下去了。


END

New place!A new start for myself/
kiy900
My friends want my blog address but my old blog now couldn't visit because of GFW……So I have to apply a new blog.OTL

Well,well.A new start is not bad……So here I am.

Hope this time I can stay longer.

?

Log in